2022年11月24日

葡萄牙足球——从二流球队到世界杯夺冠热门C罗之后依然强大

没有人能够否认,群星璀璨的葡萄牙队是今年世界杯的冠军热门球队之一,但是事实上,在历史长河之中的葡萄牙并不是一支传统的足球强队,在C罗横空出世之前,葡萄牙甚至还不是世界杯常客。

令人感到惊叹的是,作为曾经的二流球队,葡萄牙的足球人才在近些年如同井喷一般地滚滚涌现,如今的葡萄牙无论是前场、中场还是后场,顶级又年轻的运动员充满了进攻三区的每一个部位,替补席上更是有天赋异禀的青年选手对绿茵场上的位置虎视眈眈……

葡萄牙人在足球产业布局建设尤其是青训方面,究竟做对了什么,才让这个仅有1000万人口的不到10万平方公里的蕞尔小邦成为世界足球的领头羊呢?这不得不引起我们中国足球人的深深思考。

葡萄牙人热爱悲剧,不知道这是因帝国衰落而在背影下踌躇踟蹰而锻造出的新的风格,还是作为古罗马行省遗民从塞内加那里继承走的故的血脉。

总之,这是一片热爱悲剧的国度。里斯本上城区与下城区交汇的城轨路边,飘香着麦芽酒精的香气,狄奥尼索斯的精神就深深藏在里面,葡萄牙人的魂魄也藏在里面。而与这逸散到空气中的酒神魂魄合奏共鸣的,是葡萄牙海岸边随处可见的小酒馆里吟吟深唱的法多。

行走街头的外国游人听不懂法多中音韵齐奏的葡萄牙语歌词唱白,但是却依然滴滴落泪,因为这音乐当中的柔情似水、哀婉痛惜和祈祷呼唤则是人类共通的情感,民族的,就是世界的。

在葡萄牙圣洁的海岸边遥望西下的斜阳,诗人佩索阿在他创作的法多歌词中写到:“啊,大海;一切都只为了征服你那骇浪惊涛!”(《葡萄牙之海》)

航海的民族就是注定悲剧的民族,大海的惊涛骇浪锻造了无敌的勇气,可是长年的去国远行则导致了与亲人聚少离多的思乡悲戚,这种忧愁藏在法多歌手哀婉的嗓音里,藏在葡萄牙十二弦吉他忧郁的蓝调音乐里,当然也藏在葡萄牙的足球里。

大海带给了葡萄牙以巨星。“黑豹”尤西比奥,是莫桑比克人;曼联传奇纳尼,是佛得角人;超级德科,是巴西人;欧洲杯决赛功臣埃德尔,是几内亚比绍人;C罗,则来自非洲小岛马德拉。

通过大海,年轻的球员远走他乡,怀抱着离家的忧愁,到了另一片土地;通过大海,在足球赛事中一次又一次失落的葡萄牙足球人,怀抱着愤懑的忧愁,集聚了来自世界各地的足球天才。

葡萄牙从来不避讳使用归化球员,但是葡萄牙的归化球员并不是单纯的外国人,而是都来自葡萄牙殖民地的受到葡萄牙文化强烈影响的人,葡萄牙对非洲的殖民有数百年的历史,所以这些归化球员虽然来自葡萄牙的海外,但是其内心深处早就是一个葡萄牙人的样子了。

拉丁文化之下的足球强调脚下的控球技术以及球队整体的传导能力,这种风格塑造了巴西花样十足的桑巴足球、阿根廷狂野又严谨的探戈足球,这种风格也让西班牙足球成功建立起了属于传控战术的王朝。

但是,对于非洲球员的大量使用,让葡萄牙足球相比传统的拉丁足球,有了更多崇尚速度与身体的简单粗暴的非洲元素,这让葡萄牙的整体足球思路更加多元,也让葡萄牙的足球队能适应多种不同的战术打法。

利物浦主教练克洛普在“足球谈话”论坛上谈到了他对葡萄牙足球的印象:“有一次我来到葡萄牙,出于好奇,我去看了菲戈成长的地方。在那里的那些建筑之间,在一个简陋的街区里,有一个五人制的球场,那里有灯光,这样一来孩子们晚上也可以踢球。在德国,人们绝对会因为这样的事情而抗议,因为噪音太大了。”

作为夺得过四次世界杯的国家成长起来的知名足球教练,克洛普依然会对葡萄牙的足球氛围感到惊羡。

足球氛围并不是野蛮生长的小草,只要放在阳光底下就迟早郁郁葱葱。足球是种在花盆里的小花,必须要养花人时时认真呵护,才有茁壮成长的可能。

在建筑角落的五人制足球场,以及足球场边照亮夜晚的灯光,这些都是葡萄牙足球工作者用心的体现。

有“葡萄牙青训教父”之称的一手培养了菲戈和C罗的葡萄牙青训教练奥利维拉甚至曾说,自己数不清葡萄牙具体有多少块标准足球场。这充分表现了葡萄牙足球从业人员对于本国足球产业基础建设的自信。

除了称赞葡萄牙的足球文化之外,克洛普还称赞了葡萄牙的足球教育:“我欣赏足球方面的高等教育,一般来说,他们(葡萄牙球员)在训练中都得到了令人难以置信的出色指导,也许在年轻球员向一线队过渡时也是如此。”

克洛普的称赞并不是恭维,因为葡萄牙足球青训的专业化程度,在整个欧洲范围内,都是首屈一指的存在。

目标明确的俱乐部青训规划——例:以培养高质量边路球员为宗旨的葡萄牙体育青训营

从大体上来看,葡萄牙的足球青训跟其他欧洲足球强国没有什么区别,都是依托着联赛的以俱乐部为核心的青训体系,所有的俱乐部也都奉行着“发掘少年、投资成长、培养成才、留队使用或出售盈利”这样的普遍化的循环理念。

葡萄牙体育几乎可以算得上是整个欧洲最好的边路球员培养营,因为他们这个培养目标由来已久,早就形成了一套非常完善的边路球员培养方案。

青训营在培养小球员时,会有针对性地从小培养他们的边路踢球能力。比如,青训营的教练会为了专门训练球员边路突破、边路组织、边路防守等能力,而根据不同球员的身体情况,制定个性化的训练计划。

一方面要训练球员具备可以成为优秀边路选手的身体素质,另一方面要让球员从小就具备边路球员的必备意识。

比如,葡体的青训球队在比赛时,教练会要求中锋减少持球,而把球多向边锋传递。葡体各级教练都主张边锋拥有更多的球权、边后卫多参与向前的推进。他们希图用这种方式让边路球员从小养成最好的球感。

葡体青训营在欧洲青训界的威名是名副其实的,葡萄牙国家队各个时代的重要边路球员大多出自于葡体的青训营。

这些响当当的边锋全部都是葡体的青训成果。除了这些老人之外,前巴萨边后卫塞梅多、AC米兰的大腿莱奥、冉冉升起的左后卫新星努诺·门德斯,也全部都是葡体青训营的优秀毕业生。

而传奇边锋尤西比奥,也是葡体在莫桑比克的分校发掘并培养的,只是后来被本菲卡青训营挖了墙角。

当然,葡体尽管以培养优秀边路球员为目标,但是也不是很死板地只培养边路球员,他们也会因材施教,根据小球员的不同特点实施培养。

所以,葡体在本世纪也培养出了丰特、穆蒂尼奥、帕特里西奥、若昂·马里奥等球员。2016年欧洲杯夺冠阵容的首发名单中,有一大半球员都是出自葡体青训的。

同样,即使是对于作为老本行的边路球员,葡体也会着重训练他们的综合能力,让他们成为“以边路为主,其他位置为辅”的具备各种能力的球场多面手。这样的训练,也是菲戈、C罗这些边锋在职业生涯后期成功转型的关键。

这种专业化培养方案是整个葡萄牙足球青训的特点,是葡萄牙全国所有大型青训基地的无一例外的特征。

比如本菲卡和波尔图两家俱乐部的青训营也是一样的,他们的俱乐部几乎全部都以4-3-3阵型为蓝本进行青训,为这个阵型的各个位置寻找合适的小球员进行培养。

除此之外,规模化也是葡萄牙青训的一个特点。比如葡体的青训营并不只有一家,葡萄牙体育在葡萄牙全国范围内开设了30多个足球学校且都具有世界顶尖的软硬件设施,这也让葡萄牙所有的志在绿茵的孩子不用出远门就能享受到世界最好的足球教育。

“努力、奉献、忠诚、光荣”这四个词语如同校训一般被贴在葡体青训营中极显眼的地方,这也让这个地方像极了一般的中小学,事实上,这里也确实几乎于一所中小学,每天都有大量的学生走进这里,穿上球鞋,上场踢球,听教练讲授方法,再脱下球鞋回家。

很多中国的小球员家庭都会面临这样一个难题一般的选择:是学业还是足球?其实葡萄牙人也要面对这样的难题,但是,葡萄牙体育部门与教育部门出台的联合规定让葡萄牙家庭在面对这个选择时不被困扰——

在一个孩子的12岁之前,学业必须重于足球,所有的小球员都必须遵守严格的作息时间,每天只能分给足球足够但却并不多的时间,剩下的时间必须认真学习。如果有孩子胆敢每天只踢球不学习,那么就会被强制停止踢球一年时间。

而当孩子成长到12岁之后,展现出天赋并入选了俱乐部青训队的就可以在决定未来从事足球工作之后多在足球上分配日常时间了,而其他人则应该更努力地投入学业。

我们从这一条小小的规定,就能看出葡萄牙人对于足球的热爱程度以及用心程度了。

除此之外,葡萄牙足协还有若干政策帮助青训球员更好地积攒比赛经验。这其中的一个典型就是预备队打联赛的政策。

葡超俱乐部的预备队,可以从最低级别打起,参与葡萄牙的足球联赛,并且最高可以打到葡甲(二级联赛),这种比赛的水平要远远高于预备队联赛,而且,升降级的压力会促进小球员更快速地成长。

另外,这也让葡萄牙的小球员从小养成了“以小打大”的越级比赛的习惯,这让他们从小就比其他国家的球员参与更多高水平赛事、积累下更多经验。根据资料显示,C罗在小的时候,就经常在青训队的鼓励下跳级比赛。

另外,葡萄牙足协对于青训工作有很强的参与度,足协工作人员与直接的青训基层工作联系紧密。

比如葡萄牙最有名的青训教头奥利维拉,本来是葡萄牙国家队的球员,退役之后,进入葡萄牙足协工作了21年,一直负责耕耘青训工作。

在他的职业生涯中,一方面在足协内部上班,参与行政工作,对葡萄牙足球体系的上下知根知底;一方面,他还曾被任命为国家队临时教练和助教,对于成年国家队的人才要求了熟于胸;另一方面,他担任过葡萄牙各级青年队的教练,利用自己足协、国家队助教等等的多重身份,更好地办妥葡萄牙国家队的人才预备工作。

最终,奥利维拉还到葡体的青训营担任过青训主管,直接参与到了最基层的人才培训工作。菲戈、C罗、鲁伊·科斯塔等人才都是被他发掘并培养的,这也让他获得了“葡萄牙青训教父”的美誉。

他代表了葡萄牙足球上到足协,下到俱乐部,不仅专业,而且用心的整体风格。世界上怕就怕‘认真’二字,只要我们愿意认真攀登,那么就没有真正的难事。

大连人队主教练谢晖曾经指出,比赛才是最好的训练。葡萄牙就秉持着这样的足球思维,他们的足球队很少搞封闭式集训,反而是组织了大量的比赛,“以赛代练”,用实践来寻找错误。

跟其他的欧洲足球强国一样,葡萄牙有非常完善的足球赛事体系,为各个年龄段的小球员都准备了丰富多彩的比赛。尤其是针对处于足球成长期的6——12岁的少年儿童,葡萄牙官方举办了专门的青少年联赛,既帮助小球员进步,也帮助青训营发现人才。

但是葡萄牙对球员年龄有限制,12岁以下的孩子们有五人制、七人制、九人制等各种各样的比赛,只有年龄达到了13岁,才能参加标准的11人制比赛。这种限制是很科学的,对于孩子们来说,这样做可以既让他们充分参赛,又不过度透支身体,确保了安全。

当然,这得益于葡萄牙发达的联赛网络。这个仅仅只有1000万人口的小国家,却有达到12万人的足球人口。全国范围内有七个级别的联赛以及超过400支足球队。

葡萄牙的青训教练也有着与其他国家很不同的风格,在比赛场上,他们往往并不严厉,不喜欢在场边指手画脚、急切地指出小球员的问题。

他们更喜欢在指挥席一言不发,等着球员自己去发掘自己的问题。他们相信一个信条——一名真正有天赋的球员,会自己意识到并尝试纠正身上的问题,而且,学员会对自己亲自发现的错误比老师指出的记忆更深刻——这是不仅属于足球的高纬度的教育哲学。

在足球场上,葡萄牙青训教练会给予球员充分自由,让他们尽情释放天性;而在场下,教练则会用极其严格的标准对球员进行筛选。

葡萄牙豪门的青训营每隔几个月就会对球员进行一次体格检查,检验小球员们的身体状况是否能够达到他们的年龄所应该达到的最低要求,教练们的体格检测是严格且极其细节的,他们要检查球员的身体发育情况、关节状况以及皮肤状况等很多方面。

而且,尽管葡萄牙青训的实力已经得到了全球足球人的认可,但是葡萄牙的青训人员依然保持着很强的谦虚力。

葡萄牙豪门的青训营,经常会派出工作人员到阿贾克斯、拉玛西亚等其他优秀的欧洲青训基地去参观、交流、学习,并且尝试将这些球队的优秀经验融合到自己的体系当中,这种学习思维促进了葡萄牙青训的多元化。

葡萄牙培养出来的球员,既有适合传控战术的技术高手,又有适合防守战术的反击利器。

十五年前,没有人敢相信,葡萄牙已经具备了冲击世界杯的实力;三十年前,甚至没有人敢承认,葡萄牙是世界顶级球队。

葡萄牙从二流足球国家变成如今的足球强队,一步一个脚印,踏踏实实地走完了一条充满坎坷的道路。历经了低谷期的严寒以及距离欧洲之巅一步之遥而坠落的惨痛,葡萄牙队终于在2016年拿到了国家队历史上的第一个金杯。并且在此之后彻底成为了一流的足球强队。

如今的葡萄牙在深耕青训数十年后,已经成为了一流的足球强国,今年的世界杯,葡萄牙队的阵容很强,但是这批球员并不是昙花一现,因为他们背后,强大的葡萄牙青训系统还能培养更多的年轻人才。

在隆冬,我终于知道,我身上有一个不可战胜的夏天 。葡萄牙的球迷们有这样的自信——如今的葡萄牙,是过去几年来的最强阵容,同时也将是未来数年后的最弱阵容。葡萄牙夺取大力神杯的最好机会将永远在下一届。

投资未来不会错。葡萄牙给我们这样的启示:当深切投入青训的时候,无论经济收益还是竞技收益都不会短期见效,甚至青训从业人员都会挨骂并陷入自我怀疑。但是走通了青训的这条路,那么胜利是迟早的。

所有的足球迷都应该感谢各个级别的青训工作者,足球赛事的精彩夺目、竞技体育的扣人心弦,一切都离不开他们的辛苦耕耘。

直播吧《克洛普:葡萄牙足球成功归功于青训教练,B席C罗让他们印象深刻》,2022.9.7

小中《葡国最好足球青训学院从阿尔科切特变成塞沙尔了?》,体坛+,2019.1.16

曾啸《葡萄牙青训之父:部分中超球队没有独立组建梯队》,半岛晨报,2015.8.24

好波网《葡萄牙体育青训学院 金球奖的摇篮,国家队的半壁江山》,2018.10.18